咨询热线:
13969803613
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为学与做人 这才叫教育
时间:2016-01-25 15:30:20来源:未知
梁启超(1873.02.23——1929.01.19),广东新会人,清朝光绪年间举人,中国近代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。戊戌变法(百日维新)领袖之一、中国近代维新派代表人物,青年时期和康有为一起倡导变法维新。梁启超倡导新文化运动,支持五四运动。曾倡导文体改良的“诗界革命”和“小说界革命”。其著作合编为《饮冰室合集》。


梁启超先生曾说,我们去学校,“为的是学做人”。 为了更好的理解这句话的含义,特将梁启超先生的《梁启超清华大学演讲录·为学与做人》一书推荐给读者。也许会对当今“为学与做人”有更深入的思考和启示。

诸君!我今天到这里,能够和全城(苏州)各校诸君聚在一堂,令我感激得很。

问诸君“为什么进学校?”我想人人都会众口一辞地答道:“为的是求学问。”再问:“你为什么要求学问?”“你想学些什么?”恐怕各人的答案就很不相同,或者竟自答不出来了。诸君啊!我请替你们总答一句罢:“为的是学做人。”你在学校里学的什么数学、几何、物理、化学,乃至什么哲学、文学、科学、商业,等等,不过是做人所需要的一种手段,不能说专靠这些便达到做人的目的。任凭你把这些件件学得精通,你能够成个人不能成个人还是个问题。

人类心理,有知、情、意三部分。这三部分圆满发达的状态,我们先哲名之为三达德——智、仁、勇。

孔子说: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。”所以教育应分为知育、情育、意育三方面。现在讲的智育、德育、体育,不对。德育范围太笼统,体育范围太狭隘。知育要教到人不惑,情育要教到人不忧,意育要教到人不惧。教育家教学生,应该以这三件为究竟,我们自己教育自己,也应该以这三件为究竟。

怎么样才能不惑呢?最要紧是养成我们的判断力。想要养成判断力:第一步,最少须有相当的常识。假如一个人连常识都没有,听见打雷,说是雷公发威;看见月蚀,说是蛤蟆贪嘴。真所谓“大惑不解”,成了最可怜的人了。


学校里小学中学所教,就是要人有许多基本的常识,免得凡事都暗中摸索,但仅仅有这点常识还不够。我们做人,总要各有一件专门职业,这就是专门学识。我打算做这项职业,就应该有这项专门学识。例如我想做农,怎样改良土壤、怎样改良种子、怎样防御水旱病虫,等等。都是前人经验有的,成为学识的。我们有了这种学识,应用它来处置这些事,自然会不惑;反之则惑了。我们在高等以上学校所求的智识,就是这一类。但专靠这种常识和学识就够吗?还不能。宇宙和人生是活的,不是呆的,我们每日所碰见的事理是复杂的、变化的,不是单纯的、刻板的。倘若我们只是学过这一件才懂这一件,那么,碰着一件没有学过的事来到跟前,便手忙脚乱了。所以还要养成总体的智慧才能有根本的判断力。


以上所说常识、学识和总体的智慧,都是智育的要件,目的是教人做到知者不惑。

怎么样才能不忧呢?为什么仁者便会不忧呢?大凡忧之所从来不外两端,一曰忧成败,二曰忧得失。我们有着“仁”的人生观,就不会忧成败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知道宇宙和人生是永远不会圆满的。正是在这永远不圆满的宇宙中,才永远容得我们创造进化。我们所做的事,不过在宇宙进化几万万里的长途中,往前挪一寸两寸,哪里配说成功呢?然则不做怎么样呢?不做便连这一寸两寸都不往前挪,那可真失败了。“仁者”看透这种道理,信得过只有不做事才算失败,凡做事便不会失败。所以《易经》说:“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换一方面来看:他们又信得过凡事不会成功的,几万万里路挪了一两寸,算成功吗?所以《论语》说:“知其不可而为之。”你想!有这种人生观的人,还有什么成败可忧呢?再者:我们有着“仁”的人生观,便不会忧得失。为什么呢?因为认定这件东西是我的,才有得失之可言。连人格都不是单独存在——人格不是单独一个人可以表见的,要从人和人的关系上看出来,不能明确地画出这一部分是我的,那一部分是人家的,然则哪里有东西可以为我所得?既已没有东西为我所得,当然也没有东西为我所失。你想有这种人生观的人,还有什么得失可忧呢?他的生活,纯然是趣味化、艺术化。这是最高的情感教育,目的教人做到仁者不忧。

怎么样才能不惧呢?有了不惑不忧功夫,惧当然会减少许多了,但这是属于意志方面的事。然则意志怎么才会坚强呢?头一件须要心地光明。孟子说:“浩然之气,至大至刚。行有不慊于心,则馁矣。”俗语说得好:“生平不做亏心事,夜半敲门也不惊。”一个人要保持勇气,须要从一切行为可以公开做起。这是第一着。第二件要不为劣等欲望之所牵制。一被物质上无聊的嗜欲东拉西扯,那么,这个人可就完了。自己的意志做了自己情欲的奴隶,那真是万劫沉沦,永无恢复自由的余地,终身畏首畏尾,成了个可怜人了。而意志磨练得到家,自然是看着自己应做的事,一点不迟疑,扛起来便做,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。这便是意育的目的,要教人做到勇者不惧。

我们拿这三件事作做人的标准,请诸君想想,我自己现时做到哪一件——哪一件稍为有一点把握。倘若连一件都不能做到,连一点把握都没有,哎哟!那可真危险了,你将来做人恐怕就做不成。

讲到学校里的教育,第二层的情育,第三层的意育,可以说完全没有,剩下的只有第一层的知育。就算知育,又只有所谓常识和学识,至于我所讲的总体智慧靠来养成根本判断力的,却是一点儿也没有。这种“贩卖智识杂货店”的教育,把他前途想下去,真令人不寒而栗!现在这种教育,一时又改革不来,我们可爱的青年,除了它更没有可以受教育的地方。诸君啊!你到底还要做人不要?你要知道危险呀!非你自己抖擞精神想方法自救,没有人能救你呀!

诸君啊!你千万别要以为得些片断的智识就算是有学问呀。我老实不客气告诉你罢:你如果做成一个人,智识自然是越多越好;你如果做不成一个人,智识却是越多越坏。你不信吗?试想想全国人所唾骂的卖国贼某人某人,是有智识的呢,还是没有智识的呢?试想想全国人所痛恨的官僚政客——专门助军阀作恶鱼肉良民的人,是有智识的呢,还是没有智识的呢?诸君须知道啊:这些人当十几年前在学校的时代,意气横厉,天真烂熳,何尝不和诸君一样?为什么就会堕落到这样田地呢?屈原说的:“何昔日之芳草兮,今直为此萧艾也!岂其有他故兮,莫好修之害也。”天下最伤心的事,莫过于看着一群好好的青年,一步一步地往坏路上走。诸君猛醒啊!现在你所厌所恨的人,就是你前车之鉴了。

诸君啊!醒醒罢!养足你的根本智慧,体验出你的人格,人生观,保护好你的自由意志。你成人不成人,就看这几年哩!

(摘自梁启超《清华大学演讲录》东方出版社2015年7月版)